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

叛变的国王(叛变的国王)

叛变的国王

类型:小说
▲ 猛回头
叛变的国王
文|图 无枝 
不知何时开始,国王的子民觉醒了。
他们普遍地行使着论言自由和会集自由的权利,这是三年前年轻的国王力排众议,为他们争取到的。与此同时,全国各地荒废数百年的“舆论场”,逐渐被重新修葺;各种会集的组织频率越来越多,参加会集的人次也越来越多。
子民们首先议论的一件事就是:作为上帝庇护的人间天堂,我们的王国为什么没有世界一流的大学,新国王当初为什么要去海外求学,为什么还要带回所谓的海外文明?
有人解释,我们的大学从来都是世界一流的,新国王去海外是去传播我们的文明,而非求学;海外文明,其实是从我们王国传播出去的,所谓的自由、皿煮,这些都是我们先祖玩剩下的,被他们改换了一种说法而已。事实上,在推行论言自由和会集自由条款时,各级公职人员也是这样给国王的子民们解释的。但是,绝大多数人仍表示担忧,认为这是一种离经叛道,新国王正在给我们的王国带来灾难,我们的王国很可能要变得跟海外那些国家一样:且不说立马就会炮火连天,至少辉煌不再;如果不及时悬崖勒马,王国从人间天堂走向人间地狱也不是不可能。
始料未及的是,新国王似乎已经失控,继续推行所谓的现代化,不断挑战子民们的底线:竟然还在大草原上召开了一次全国子民大会。很多人是闻所未闻这种大会,他们拒绝参加草原大会,认为子民怎么能见到国王?更有一些老人预言,王国的灾难即将降临。
毕竟是国王的指令,遵守王法是国王强盛的根基,这是数百年来的绝对共识。因此,还是有数十万子民扶老携幼,忧心忡忡地赶到草原参加大会。
早到的人们按区域坐定。有人在闭目祈祷,有人在议论海外的乱象,有人在怀念曾经的老国王时代——在那个没有论言自由和集会自由的时代,世界是多么安详,生活是多么美满,夜不闭户,路不拾遗;可是到现在,为什么要改变这一切呢?有人感慨起自己生不逢时,更是掩面而泣。当然,也有人坚定信念,认为我们王国鼎立世界数百年,是没有谁可以摧毁的,哪怕是国王也不可以,全体子民是不会答应的。朵子,我们王国一等一的弓箭手,他就是这样的人。
三年前,朵子被人提及,还常被冠以“少年”二字。他出身弓箭世家,年方十岁,在开弓射箭上就技压群雄,人传“他所到之处,猛禽不敢飞也”。
彼时,老国王崩,臣民迎回远赴海外的储君,立为新国王。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新国王登基当天,就宣布要壮士断腕,进行变法革新,强行赋予子民论言自由和会集自由的权利。
风平浪静数百年的王国,就此掀起一阵风波,甚至有少数人冒天下之大不韪,私自打出标语,鼓动人们会集,反对新法。少年朵子义愤填膺,带着一队人马,围堵冒进分子:“你们既是反对洪水猛兽的权利,为何还率先行使这些权利,你们这不是堕落吗?沉默不是最好的抵抗吗?国王昏聩,我们为什么要配合他,把王国推向罪恶的深渊。”
激进的人群大呼起来:“你也认为国王昏聩,为何还要拥护他?新国王变法乱国,已非国王,而是叛徒。”
“无条件拥护国王,是作为子民的基本义务,也是我们活着的价值所在,更是王国繁荣昌盛的基石之一。”
“你说你拥护国王,可新国王赋予新权利,你还不一样在反对?”
“我只反对新法,不反对新王,沉默和拒绝是最好的反对。你们这样大张旗鼓,既是反对新法,也是反对新王,更是祸国殃民。而且你们一边行使恶法,一边反对新法,逻辑上说得通吗?”
双方争得不可开交,终于演变成了一场激烈的械斗。冒进分子被朵子等人以替天行道之名,悉数射杀。
在王国内,无故杀人者按律当斩,新国王知道此事后,更是力主对朵子进行斩立决。但是,朵子“反新法,护新王”的行为得到了王国绝大多数臣民的赞赏,加上他本身就是王国难得的弓箭人才,人们纷纷出来为朵子求情。
新国王意外发现,朵子虽是阻碍自己的新法,却促使子民实践了自己的新法,便顺水推舟,将此案交由法部裁决。法部本意是拒绝的,理由是“生杀之事,国王之意。国王不裁,国将不国”,可又想到“无条件拥护国王”的条文,也不得不遵从,顺便还能救少年朵子一命。
三年过去,王国的论言自由和会集自由已经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朵子仍是耿耿于怀:“自己本是要阻止新法,却间接促使新法畅行,并因新法获救;那些行使新法,又阻止新法的冒进分子,现在看来是不是死得冤枉?”朵子开始怀疑自己所秉持的正义。
在草原大会上,苦闷的朵子,已经不希望国王能拨乱反正,只希望王国别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然而,事与愿违。
午时一到,年轻的新国王,身着海外带回来的新装,在仪仗队的簇拥下,缓缓来到主会场中间。稍事休息,司仪宣读了一份国王主笔的开场白。现场的子民仔细聆听,却越听越糊涂,因为开场白中充斥着许多拗口的新词。有些见多识广的游侠开始惊呼:“宪法、皿煮这些词,不就是海外的那些糟粕吗,怎么要公开讲呢?”
接着,人群开始骚动起来,直到国王开始讲话,子民们才控制住自己,竖着耳朵听。没想到国王援引开场白中的词藻,又铺陈了一遍那些危险的想法,并在结尾石破惊天地宣布:
“我们的王国,从今天起,将逐步终结国王制度,并逐步推行皿煮举选,组建新国家。”
朵子吓得目瞪口呆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身边的人大喊大叫起来,还有一些人或是仰天长叹,或是低头垂泪,或是歇斯底里,“没有国王这还叫什么王国”“往后的日子该怎么活”“我们的王国终究还是被海外的毒瘤入侵了”……
忽然,远处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尖叫,相继有人自刎,扬言要用鲜血唤醒新国王、拯救王国。国王和卫队在主会场不断发出警告,可对人群已经毫不奏效,现场持续混乱。
黄昏降临,夕阳西斜,草原大会的骚乱场面仍未平息,并且逐渐分成了两派:一派要求国王撤回新法,并清除支持新法的祸国奸臣;一派则提出更激进要求,“既然国王退位,那就另立新君”,现在的国王被黑恶势力挟持,被海外势力洗脑,已经自绝于子民,应该遭受处决。
趁着两派在在草原上辩论,甚至撕扯时,获得喘息的国王准备在卫队的护佑下离场。但草原上的子民发现国王准备溜走,两派随即暂停纷争,合成一股黑压压的人潮,涌向国王和卫队。成片的人跪倒在地上,哭求国王迷途知返;还有人咆哮着控诉昏君和奸臣,要求清君侧!
要是三年前,朵子定然在那两派任意一派之中,可能正匍匐在地上,也可能在引弓射奸臣。此刻,他的脑子却陷入了混沌之中,不知何去何从。
“老人们的预言马上就要兑现了,末日要来了!”他念叨着远离人群,往西边的赭红色的山坡跑去。他挎着随身的弓箭,百步一回头,仿佛就要踏上没有归途的流浪之路。
“我的王国我的王
百年家园被埋葬
邪恶释放,野蛮生长
这片土地谁来照亮
谁来引领我们向前方”
朵子带着呜咽着,唱着歌登上了山坡之巅。夕阳正停留在他的背后,一道阴影映在草原上,覆盖着悲伤与愤怒交织着的王国。大草原上的人群包括刚叛变的国王,顿时沉寂,齐刷刷地回头,仰望被朵子遮住的不那么刺眼的夕阳。
年轻却疲惫不堪的国王,推开身前的卫队,隐隐不安地向前走了几步,望着红日前的朵子,黯然感慨:“我为什么要变法呢?”
这时,红日的阴影中射来一支长箭,刺破了国王的天灵盖,终止了他的思索。山巅的朵子,纵身一跃,跳进了山的另一面,生死未卜。
– END -往期推荐
坟上的父亲  北京河捞面  北京小夜市 寒食  决裂  涂墙  看不见的苹果寒夜中的施舍  那年失落的腊肉沉醉东风  路过开春现场

叛变的国王相关文章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